RSS
热门关键字:恒峰娱乐官方首页 www.g22.com
当前位置 : 首页 > 灵异小说

原野:我与长篇小说猝然相逢

来源:本站作者: 时间:2018-08-11 16:17:45点击:

  当然这是描述他50岁之前的创作。在过去的时光中,他耗时20载,打造了原野的散文世界,蜚声中国文坛,也被学者高度评价为继老舍、萧乾、沈从文之后的最优秀的中国少数民族作家之一。

  就在散文带给他太多的荣耀时,他的首部长篇《露水旅行》即将面世,他说这是率意为之,绝非蓄谋。“有的作家找长篇写,不写长篇誓不为人,不长篇,勿宁死。有的作家是长篇找你写,我属于后者。”

  5月18日夜里,在皇姑区巴山路的家中,原野与记者对谈,言语中充满锋芒但不失幽默。

  书房中的电脑桌面上,是他亲自设计的《露水旅行》的封面。从事文学创作30年来的首部长篇,对他而言,意义非同一般。

  华商晨报:在中国,原野已成散文的代名词,而文学史把长篇小说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你从事文学创作已经30年,才写出首部长篇小说,让很多人疑惑不解。

  原野:我写散文已经疲于奔命,即使长出蜈蚣那么多的手也腾不出一只写长篇。写散文,呼啦开头、呼啦结尾,跟炸油条差不多。而写长篇是盖一间房子,有窗户、有门、有炕和炕洞,得慢慢来。我以为这辈子没时间写长篇、与小散文共存亡了,这时遇到一个机会。我有一个朋友,是《美文》杂志主编穆涛。他诚恳地、耐心地劝我写大东西,我哈哈一笑,心想:“写大东西干啥?盖房子干啥?炸油条挺好,油汪汪地,产品多。”我嘴上答应,但没往心里去。穆涛到沈阳来,他用酒店的小信笺正反两面密密麻麻给我写了5页信,后来信笺不够用,字写在酒店的信封上寄给我,劝我写大作品。我严肃地读了好多遍,感到我在散文领域胡作非为的时代该结束了。我开始写长东西,在他的杂志上连载,但不是长散文,而是长篇小说,刚开始叫《花火绣》。

  华商晨报:那是不是还有这样一个原因,因为你的散文创作的高度,给你的长篇创作带来了一定压力?

  原野:我觉得我长时间的,令有些人生厌的散文创作让我拥有了丰富的文学手法的贮备,我可以从散文写作的训练中得到得心应手的语言驾驭力,我一直没有放弃对人的观察,这些都给长篇写作带来方便,它们是贯通的文学创作,不分家。

  如果你说我在散文中浪得浮名,而长篇达不到这个高度的话,我倾向于听其自然。做一个长篇写作的失败者也没什么不好,天下好事不能都让你一个人占了。

  华商晨报:看着与你同龄或同时期走上文坛的一些作家,纷纷推出自己的长篇,得了大奖,这对你来说不是压力吗?

  原野:我没压力。你麦子(长篇)种得好,我萝卜(散文)种得也好。没听说种萝卜的人因为别人麦子种得好而去自杀的。但中国作家有一种很奇怪的情结:好像不写长篇枉为人。这都是文学史给闹的。文学史把长篇小说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其次中、短篇小说,再次诗歌、戏剧,末尾是散文。作家们都想在文学史留下自己金光闪闪的名字。长篇只是长,并不代表好。我只对文字好的作品才有压力,而对长篇没压力。舆论说散文随笔里面垃圾很多,这说得没错。但如果你去翻一翻当下的长篇,垃圾仍然很多。这些长篇和散文相比,只有大垃圾和小垃圾之别。当然,我对这几十年长篇小说中的优秀之作满怀敬意,但这只是少数作品。

  华商晨报:看到这样一个对你的评价,继老舍、萧乾、沈从文之后,原野是中国最优秀的少数民族作家之一,既然业界对你的散文评价如此之高,是否有一辈子只写散文不写长篇的想法?

  原野:谢谢这么高的评价,但你说的这个问题对我有些误解。这些年,我在散文的制造过程中也写过一些小说,有人物、故事。说这些作品不是小说,那它们是什么呢?只不过没登在所谓纯文学杂志上,就不被看作是小说了。有人说在纯文学杂志发表作品有技巧,这话不全面。你怎么知道在大众杂志发表作品就没技巧了?弹钢琴需要技巧,耍杂技也需要技巧,而且大众读物也需要钢琴曲。

  华商晨报:不是所有的散文都能称之为文学的,尤其是一些传统作家,还是视纯文学创作为生命,你不是这样看?

  原野:我把我的散文作品视为文学,而不光是浮泛的随笔议论。所谓“散文”是文学史编纂者和大学授课者为了方便而划分的文体。我不认为世上有一种与文学无关的“散文”。好的散文有人物刻画,有景物描写,有故事,只不过不虚构。它在写作中应用的永远是文学手法而非散文手法。

  原野:我写这部长篇是率意为之,起于《美文》杂志的约稿,拿过来就写,没做规划和准备工作,我与长篇小说猝然相逢。如果说准备,有一个暗中的巧合。我有一个好朋友他邀我到赤峰市翁牛特旗牧区游历。我在他那里住了一段,收获到我说不出来的一些东西。这些东西全用在了《露水旅行》当中,这些东西不是故事,更不是线索,是许许多多牧民的面孔,是他们的纯朴和幽默,是草原晨夕天空和风。但作品更多是我内心的东西,是积蓄几十年的货。在作品里,故事只是一个支撑,我更多写人,写当下的现实,我想把幽默用到极致,让语言字字翻新,以一胜十,让读者在大笑中流下眼泪。

  鲍尔吉·原野,国家一级作家,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辽宁省公安厅专业作家,二级警监。曾任德国独逸学院驻访作家。

  在大陆和台湾出版长篇小说、短篇小说集、散文集《原野文库》等43本著作。作品收入沪教版、冀教版、鄂教版、人教版、北师大版大、中、小学课文。曾获国内多项文学大奖。

最新评论共有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?
赞助商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