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
热门关键字:恒峰娱乐官方首页 www.g22.com
当前位置 : 首页 > 梦幻小说

纨绔子弟小说用科幻慰藉我们的孤独

来源:本站作者: 时间:2018-10-06 14:34:44点击:

  【吴霜简介】 吴霜,女,江苏徐州人,中文硕士。科幻小说作家、影视编剧、译者。中国科幻更新代代表作家之一,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新人。2015年,创作的电影剧本《云雾》获得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科幻电影创意奖金奖。目前已在《Galaxy’s Edge》《科幻世界》《文艺风赏》《新科幻》《最小说》等杂志发表科幻小说、翻译作品三十余万字。部分小说被译成英文,在海外发表。已出版科幻小说作品集《双生》。翻译作品收入雨果奖星云奖双奖作家刘宇昆的科幻小说作品集《思维的形状》,2014年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。

  吴霜是个徐州姑娘,大学学的中文,我在一次科幻活动上认识她时,她还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。后来她就改行了,做了编剧,专门写科幻故事,很欢欣的样子,像是终于与真爱相聚了。她给我的印象是特别纯粹。她是从科幻迷开始而走上科幻创作道路的,这也是不少人经历过的,包括刘慈欣和王晋康。

  我读她写的小说集《双生》,感到震撼。她写得是如此精彩飞扬而细致入微,有个性而任性。这些引人入胜的故事,把我重新带回到传统的叙事,颇有些像古代的《三言二拍》。跌宕起伏的情节,穿插着各种科幻“道具”,甚至借用了已有科幻背景,如“宇宙尽头的餐馆”。但书中又时常有古代的东方,最终发展出了属于她自己的世界。她的笔触是细腻而多姿的,纠缠于人生的逆乱颠倒,诡异错乱。在她的故事中,分量最重的往往不是物,而是情,是宏大宇宙中有情众生的命运,真的是个个不同。比如,在《宇宙尽头餐馆》系列中,开餐馆者,小魔父女,目睹人来人往,见有人从时空中偷盗才华,扰乱文学界,而其付出的代价却是,爱的能力被交换走,功成名就而爱人消殒。又有写明末清初散文家张岱的,他与时空旅行者有一番交往,由少至老,其间穿插大明江山的覆灭,读来如梦如幻,不知哪段人生是真的。述说着一切都是平衡的哲学,亦藏着盈亏的神秘定数。在《双生》中,量子纠缠的世界里,人是有两个版本的,到底哪个才是自己呢?

  我最喜欢的是《小懂》,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爱情故事。失爱者欲使自己创伤得以修复,便买来人工智能做情人,而人工智能,竟以真爱对她,却不知自己是人工智能;最后失爱者被治愈,人工智能却因完成了任务而被销毁。女人追问,那个爱我的人,是谁呢?什么又是爱呢?这是我继柳文杨的《闪光的生命》之后,看到的最感人的一篇科幻小说,心中不禁发出科幻也能这么写的惊叹。

  我还很喜欢《捏脸师》。地球被核战毁灭后,人都藏到地下,又过着虚拟现实生活,神秘的上帝一般的“混沌”,竟收走了人类的艺术品。阅读时,我陷入了恍惚,特别是作者不惜笔墨描写的捏脸师艺术团队那场鬼神般的表演,让我体会到了生命的飘忽而出灵。这跟一般的科幻很不一样。

  我感到,吴霜似乎在倾注她所有的力量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地书写着一种人世间的无奈。若要形容她的这番独特的感受与表达,似可用她在小说中引用的张岱的那段话: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,所存者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,与残书数帙,缺砚一方而已。布衣蔬食,常至断炊。回首二十年前,真如隔世。

  这不就是宇宙的热寂一般的结局吗?这是对人生和世界的双重伤怀,我们都能在生活中触碰到它的存在,由此导出了对科幻的挚爱迷恋。只有科幻,才能慰藉我们被那个幽冥世界吸去的孤独心灵。吴霜用介于现实与超现实之间的敏锐,把这个诡秘的东西,于梦境中嗟叹出来。如诉如泣,如诗如画,血肉交加,烟火相映;却又空灵异常,在夸张和变形中放大到极致,读完之后却又让人更加无法理解这个世界,只剩下了无尽的嗟叹。

  我们人生共同面对的悲剧,并不是机器,而是头脑里情感的起起落落,是心灵世界的万千跌宕。然而它真的是生化算法吗?这是宇宙中最大的而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,这是科幻作家笔下一定要努力去记住或忘掉的故事,也便是《双生》的密码。(作者为著名科幻作家)

最新评论共有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?
赞助商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