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
热门关键字:恒峰娱乐官方首页 www.g22.com
当前位置 : 首页 > 异能小说

谁知道法老的宠妃的结局是什么!!底比斯宠妃 小说

来源:本站作者: 时间:2018-09-30 01:52:55点击:

  密匙是唤醒回忆的关键,在卡迭石战役中拉拉记起了有关薇薇的全部。但历史不容薇薇的存在,薇薇抱着雅里掉进了河里。10年后,薇薇回来了。被立了王后,但是是冒充历史上别人的身份伊西斯奈芙特。和拉拉过了10年,薇薇有先天心脏病,10年后死了。 未来只有一个。来自未来的艾薇,必须从这个历史中退场。死亡也好、时空的抹去也罢,她若留在这里,命运的螺旋就永远不会停止。她与他,永远都不会有结果。妄想改变历史是绝对不可能的,她大胆地做了一个假设。 人们对于历史的判断,都来源于史书、壁画及古物的残留痕迹的推测。若残留的一切都符合逻辑,那么当时真实发生的事情,将无人所知。 这是历史的盲点。 她想利用这个盲点,留在这个时空里。在卡迭石之战,她跳入水中,想要造成假死的状态,随即她在这个时空中的存在,就可以完全被销毁。她可以以一个新的身份,重新出现在这个历史里。在那天夜里,她对他说起自己的打算。她请求他一定按照他们的计划,将历史如同未来所见一般书写。 他不同意她去冒险。 奥伦特河水冷冽湍急,跳下去,他没有万全的把握一定能将她打捞上来。二人争执不下,可就在此时赫梯来袭—— 但后面的事情完全失去了掌控。为了营救谷中士兵的性命,艾薇径自上到了高台,而局势好转之际,法老贴身侍卫里,旧贵族一派的死忠簇拥,不顾法老的命令,擅自将箭射向艾薇公主。可幸或者不幸,就在此之前的数秒钟,艾薇为了拖延时间,推着雅里跳入了奥伦特河。 但是谁都不知道的是,千钧一发之际,荷鲁斯之眼,会因四枚秘宝之钥重新凑齐,恢复了生命力。 冷冽的河水里,黑暗的包围中,除了雅里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但是被打捞上来的雅里,却好像完全不愿提起任何关于艾薇的事情。 他再次跳入河水中,怎么找,都找不到她的身影。 仔细想想,这么多年的过往,交错的时空。似乎,到最后,总是他一次次地相信她,然后再被她一次次地抛下。他那个时候想,算了,人生已经被她毁得乱七八糟,还要他怎样。她是死了,还是回到了她自己的时空,他不想理会。 但,七天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三个月过去了……不甘心与怒气都是暂时的情绪,完全支撑不了对失去她的惧怕。他终于臣服于自己的软弱。开始,按照她说的话,编织起巨大的谎言。 庞大的后宫与数目惊人的子嗣,看似荒谬,但其实都是假象。女子被纳进后宫,未曾见到法老,就会被带到埃及偏远的领土,找个好贵族人家安置。她们所生下的孩子,会得到埃及王室特别的照顾,被记入埃及法老的后裔,但是却永远没有继承权。史官见不到法老,只能按照祭司院的意思去书写历史。礼塔赫与孟图斯在一切知晓的情况下,谨遵法老的指示,将埃及刻画在史书上。 做了这么多事情,既然诸神愿意将她带回到他的身边,那么命运应该已经放过了她,默许了他们的爱情吧。 “想想莫仁普塔、卡穆瓦塞特和班塔娜纳。”他将她揽进怀里,手指缠绕起她柔软的头发,“他们还在成长,班塔娜纳,刚刚学会了自己走路,卡穆瓦塞特已经可以看懂文字了,而莫仁普塔,他一定会成为一个英明的君主……你不想看着他们长大吗?这么多年过去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 她的眼眶开始泛酸,她用力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闷闷地说:“我有心疾。” 他一怔,过了好久才回复,“别傻了,你现在不是一直都是健康的……”话说到这里,他突然说不下去了。 她靠在他的胸口继续说着:“我的母亲死于心脏病,我的父亲家族也有这样的家族病史。艾薇公主本人与我有血缘关系,算是我远房的表妹,她也有心脏病。这病在未来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,但是在这里,恐怕随时都会有让我毙命的危险。” 沉默的时刻,她伸手抱住了他,“但是我还是很开心,留在了这里,能和你在一起。” 孤独地度过漫长的一生,与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朝夕相处十年。对于她来说,选择十分容易。 “我觉得,这十年,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十年。” “在我离开你的那天前,一直,陪在我身边,好吗?” 后来,她发病的时候,不再刻意躲避他。每次她的嘴唇都会变得青紫,手脚变得冰冷。抽搐之时,她只紧紧地抓住他的手,咬着牙,一句抱怨的话都没说过。 他本来对神的存在抱有怀疑的态度。而从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发病开始,他开始了每日三次的祈祷,或者应该说是祈求。他为神修建巨大的神庙,举行奢华的祭祀活动,不计金钱,不计劳力。 但生死从来都是宿命。 最强大的武力也不能抵御死亡,最富有的国王不能买来寿命,最伟大的领袖也无法命令死神。 王后伊西斯奈芙特,在一个初冬的清晨去世。 她临死时,靠在法老的怀里。 她的神情,就好像平时与他说话一般的祥和。 若不是她的嘴唇是异于常人的青紫,她的样子就仿佛落入了一个甜美的梦境里。 拉美西斯没有按照惯例立刻将她送往神殿,进行必要的祭祀与轮回所需的木乃伊制作。 他让她就这样靠着自己,握住她的手,轻轻地对她说着什么。 全部的臣子、侍者、祭司,守在宫殿之外,不敢打扰。 但是一整天过去,他们开始担忧,如此拖下去,王后的灵魂即将消散,不能再次转生。 王子莫仁普塔、卡穆瓦塞特和小公主班塔娜纳,在宫殿外苦苦恳求父王尽快送母后去到欧西里斯神的身旁。 拉美西斯置若罔闻。 王子莫仁普塔强行闯了进去,跪在地上哭着恳求。 随即卡穆瓦塞特也跟着进来,小公主班塔娜纳才四岁,看着两个哥哥泣不成声,她也吓得大哭了起来。 侍者与祭司跟着壮起胆子,走了进来,哗啦哗啦跪了一片。法老终于回过头来。一天一夜,他仿佛衰老了十岁。 他无力地命令道:“你们都下去吧,让我再和王后说几句话……若她转生了,我就再也找不到她了。” 话音至此,几个侍女已经暗暗饮泣。 又过了半天,礼塔赫亲自前来,隔着房门对法老说:“陛下,王后殿下如果不能转生,她又怎么可能从未来再次回来与您相识……相聚。” 久久没有回音。 礼塔赫微微叹气,转身离去。 拉美西斯捏了捏伊西斯奈芙特冰冷而僵硬的手,将她落下的发丝拂到一边,苦笑道:“他们都催我让你快走,真是顽固极了。” “你还想和我待一会儿,对吗?” “刚才说到哪里了?” “对了,你以前最喜欢集市了,孟斐斯、底比斯你都去过了,你每次都那么兴奋。” “我在新都——比?拉美西斯,一定会修建整个西亚最庞大的集市,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。” “到时候我让他们叠无数纸船,我们一起放到河里。或者修建起巨大的围墙,上面刻满你喜欢的那种花朵纹样。” “你怎么不说话?不开心了?” “那,这次,我们不要带着莫仁普塔、卡穆瓦塞特和班塔娜纳,就我们两个人。” “给你买,你喜欢的东西。” “喂,你还记得吗?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。” “我老了,我有些忘记了,记忆中,究竟哪一次,是我们的初识。” “你真是让我伤脑筋,都把我弄糊涂了。” “提醒下我好吗?” “喂,我的王后。你不要又任性了。” “你不说话我可会惩罚你!” “说说话好吗?” “不管你要去哪里,你会记得我吧?你会再来到我的身边吧?” “你答应我。” “你答应我,我就全部相信!” “算我求你……好吗? “……薇?” “薇……” 晨光洒在抱着心爱王后的拉美西斯二世身上。 伊西斯奈芙特,在拉美西斯五十岁的一个清晨,永远告别了她钟情的埃及、她挚爱的法老。丧事一如既往的低调,几乎无人知晓她的离去。 只有两份丧礼,在葬礼当天到达了底比斯。 一份来自极北之地——雅里?阿各诺尔。他送来了赫梯的公主,那名公主有一只眼睛是淡淡的蓝色。传说中,陪葬的人里,有类似的相貌,可以保佑下葬人的转生。 另一份,底比斯宠妃 小说不知是谁送来,装在黑色的袋子里。打开时,红色的光芒溢满了整个屋子。荷鲁斯之眼仿佛超越了时空,变为了无限的永恒。 拉美西斯将神秘人送来的荷鲁斯之眼,放在伊西斯奈芙特的胸口,陪伴她下葬。 赫梯的公主,被残忍地送去祭祀院,依照古老的祭祀方法,做了活祭。 低调而哀恸的祭典,在王家的神庙举行,持续了整整一个月。 工匠们为王后的陵墓雕制了最精美而浪漫的壁画。侍者们把埃及最珍贵而华丽的宝物放在她身体的周遭。 拉美西斯亲自用最上好的石材,为她制作了一份转生之书。 铭文大意,即为祈求她跨越无限的轮回,回到他的身旁。 墓穴的门紧紧闭上。奴隶们将墓穴深深掩埋,工匠们依照法老的命令,在王后墓穴之上,继续修建其他贵族的陵墓。 伊西斯奈芙特此生的肉体再也无法回到挚爱她的法老身边。 三年后,全部工事完毕。 法老将进行工事的工匠、奴隶、祭司,全部作为活祭。 拉美西斯晚年的残暴、荒诞之名,由此到达鼎盛。 以至于,在多年之后,人们看到一位工匠记录下的、拉美西斯在转生之书上写的话时,都会嗤之以鼻。 “这种无耻、残虐、喜欢吹嘘的昏君,他怎可能有什么爱情,都是后人的幻想罢了!” “就算是那个出了大名的奈菲尔塔利,后来不也渐渐失宠了吗?” “不然他怎么会娶那么多妻子呢!” 于是,历史的真相,在拉美西斯告别伊西斯奈芙特的那一刹起,被永远掩埋在了漫漫黄沙之下。

  所以结局是悲剧?(ˇˇ)

最新评论共有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?
赞助商链接